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神豪十倍返現後,我身價億億鄭謙 第9章_銳達小說
◈ 第8章

第9章

「鄭謙,我有點累了,想回家了,但是我鑰匙忘在公司了,沒辦法回家……」

秦雪莉在鄭謙耳邊小聲地說道。

鑰匙忘在公司了?

這話怎麼聽着……有一點勾引的意思呢?

潛台詞是,要讓自己陪她去酒店是嗎?

「那你今晚住酒店吧,算我的,一會給你轉錢。」

「我還想再玩會。」鄭謙現在的興趣點,不在秦雪莉身上,而在這位靳璐身上。

「哦。」

除了鄭謙,秦雪莉沒有給任何人打招呼,徑自離開了現場。

她已經看出來了,不管是欣欣還是安吉拉,或者說她所謂的好閨蜜,都已經將鄭謙定為了目標,雖然表面上還和和氣氣的樣子,但實際上已經掰了。

掰了就掰了唄,秦雪莉也不怎麼在乎。

本來就是在外面玩的時候認識。

相比較於這些專業的,秦雪莉還算得上清純了,她承認自己段位沒有她們高,玩不過她們。

真要搶鄭謙的話,她應該是搶不過的吧。

在她走之後,鄭謙想着,要給秦雪莉發多少錢。

發一萬?

不行,系統不一定會給返現。

鄴北是按照官方的定位,是二線城市,但實際上只能排在三四線,最高規格的酒店,也就幾千塊錢吧,鄭謙還真沒聽說過有過萬的。

他輸入5200,轉了出去。

還備註了一下。

『不好意思,玩的晚了,算我補償你,住個好點酒店。』

緊接着,就關了手機,重新觀察着靳璐玩骰子。

接下來的幾輪,無一例外,全都是靳璐贏。

艾青悅,欣欣,安吉拉,陳飛宇四人,已經要被灌吐了。

三人對鄭謙的好感度,無一例外,全都下降了五到十點。

tm找個這麼強的夜場女灌她們酒,連勸都不帶勸一杯的,不下降才怪。

當然,鄭謙可完全沒有放在心上,下降就下降唄。

「我去一下洗手間,嘔~」陳飛宇剛剛起身,就差點要吐出來,幸好憋住了,否則要吐艾青悅一身。

「我也去一下……」

接連喝吐兩個。

鄭謙對靳璐非常滿意。

「還來嗎?」

「不來了不來了。」

「不行了……」

欣欣和安吉拉兩個人,捂着胸口,難受無比地向靳璐和鄭謙求饒。

「好,那就先這樣吧。」靳璐站起來端起酒杯,將早就倒好的那杯酒對準鄭謙示意下。

一飲而盡。

「鄭少,我加您個微信?」

靳璐對他的好感度,仍然是十點,但她主動要鄭謙的微信了。

鄭謙自然沒拒絕,添加了靳璐之後,她很快發來一條消息。

『鄭少,現在還沒有下班,等下我請您吃個宵夜。』

這話,自然是不方便當著其他人的面說出來。

鄭謙越來越欣賞她了。

能在酒吧做事的,情商基本上都不低。

鄭謙心裏冒出一個想要征服她的想法,可他又有點緊張。

但馬傑克,馬波尼,李羅賓這種坐擁千億財富的大佬,心中也有念念不忘,得不到的女人。

從剛剛來看,靳璐應該也屬於這種女人,似乎錢是沒辦法滿足她的。

可靳璐在夜店做銷售,不為錢,是為了什麼?

玩嗎?

這種可能性不是沒有,但是靳璐這樣的極品,什麼樣的男人才能被她玩?

像自己這樣的凱子?

從段位上來說,鄭謙是還沒從新手村出來的小白萌新,秦雪莉則是那種初階海王,欣欣安吉拉她們,勉強算那種中階海王。

能把秦雪莉逼走,把欣欣和安吉拉都玩吐的女人,是什麼段位?

他覺得,高階海王顯然是有點低估靳璐這個女人了,最起碼也是top級別的吧。

鄭謙一時間感覺到,非常緊張,還有點發怵。

但同時心裏又非常地刺激。

如果今天晚上,能跟靳璐這樣的女人發生點什麼的話,相信百分之九十九的男人,都不會拒絕。

在添加完靳璐的微信之後,靳璐就離開了卡座。

銷售第一時間趕了上來。

「哥,您還喝嗎?」

「不喝了,早就到量了,你想讓我倒了是不?」鄭謙笑了笑。

「不敢不敢,這是我們紅色薔薇送您的貴賓卡,今後再來玩兒有頂級待遇。」男銷售諂媚地雙手遞卡,交到了鄭謙的手裡。

鄭謙看了看沙發上喝的不成人樣的兩個妖女。

他相信,如果他提出現在帶兩人去酒店休息,她們應該也不會拒絕的。

只不過,兩人今晚能跟自己走,那明晚也能跟別人走。

一把鑰匙,能開一萬把鎖,說明這把鑰匙是萬能鑰匙。

一把鎖,能被一萬把鑰匙打開,那就說明這把鎖是把爛鎖。

像欣欣,安吉拉這兩個女人,長得雖然漂亮,但卻不知道被多少人開過了。

萬一身上有什麼病,那簡直是得不償失。

好不容易搞了個極品系統,明天如果沒命了,真的血虧。

「還剩下不少,你們想喝就繼續在這兒喝,不想喝就自己存了吧,我出去轉一圈,這裡有點悶。」鄭謙指了指桌上剩下的幾瓶黑桃A。

男銷售看傻了。

這特么是什麼操作?

開了三套大神龍,一套小神龍,一個妹子都不帶走?

還是說,他已經被靳姐給搞定了?

在男銷售的心裏,後者的可能性具大一些。

「哥,要不我也加您個微信吧,以後您來的時候提前知會我一聲,我給您留最好的卡座,喝多了也能給您叫代駕,把您送回家。」

這樣的大腿,誰不想抱?

鄭謙也添加了男銷售的微信,然後一路被護送出紅色薔薇。

走在大街上,鄭謙盯着自己的銀行卡餘額看了很久。

2666640.

一晚上,賺了兩百六十六萬多。

至於金錢方面的硬實力,鄭謙已經不用再擔心了。

但在一些軟實力方面,還真的有待提高。

比如說,品性,格局,氣量等等等等方面。

如果他有足夠的軟實力,那麼像陳飛宇這樣的人,還敢來他的卡座嗎?

肯定是不敢的。

即便有了錢,也會被當做凱子。

鄭謙很久之前看過一本書《富爸爸與窮爸爸》,裏面講到對財富的認知有多少,決定你能真正掌握多少財富。

人得到一筆錢,第一時間是投資自己,提升自己,而不是拿去消費。

鄭謙在開了第一套大神龍之後,就想着明天去買一套別墅給自己。

這就是典型的窮人思維。

在從夜場出來之後,鄭謙感覺自己想通了很多東西。

手機上,鄭謙收到一條秦雪莉發來的微信。

「房間我訂好了,香格里拉96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