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如果鄭謙沒有開卡座,沒有點神龍套,估計只會當做一個普通人對待。

現在不一樣。

「喝得有點多了,腦子有點轉不過來,要是問得不該問,你們可千萬別生我氣。」鄭謙揣着明白裝糊塗。

「哪有呀鄭少。」

「我去個洗手間。」鄭謙起身離開。

「我陪你去吧。」秦雪莉提出陪着。

「我是去放水,你跟着去幹嘛,幫我解褲腰帶啊?」

「哈哈哈,莉莉你喝多了吧。」

「就是,喝多了哈哈。」

鄭謙來到洗手間,特意洗了一把臉,看着鏡子里的自己,滿臉通紅。

剛剛玩骰子,鄭謙輸得有點慘,被灌了不少酒,差不多已經到量了,再喝估計就不省人事了,那也有點太丟臉了。

不過,世上百分之九十九的事情,都是能夠靠錢解決的。

喝不過,玩不過,鄭謙能搖人幫他啊。

於是,鄭謙擺了擺手,把那個銷售叫了過來。

「哥,什麼事兒您吩咐。」

「你們這兒有沒有,我能喝的,玩骰子厲害的。」

「有的話,叫來我的卡座喝酒,我再點一套大神龍。」

銷售看着鄭謙面紅耳赤,有點懵了。

四個妹子,你一個都灌不醉,還得讓人幫你灌?

確實有點弱了。

不過這跟他沒啥關係,有錢賺就行了。

「好嘞哥,我馬上安排。」

鄭謙回到卡座之後,銷售很快就帶來了一位個子高挑,眉如遠山,面如新月,雙瞳剪水,穿着束腰運動裝的女孩。

她的穿着打扮在這裡確實有點另類,但也分人,這個女孩穿上,卻有一股特殊的氣質。

「哥,這是我們酒吧銷售組的小組長,靳璐。」

銷售組的組長,換句話說,那應該就是紅色薔薇的頭牌了吧。

鄭謙感覺到有點可惜。

但凡做點能上得了檯面的職業,就憑她這長相,身材,條件,絕對有大把的人為她砸錢。

像這樣的女孩,做點什麼不好,為什麼非要來酒吧呢?

鄭謙雖然沒來過酒吧,但他聽說過關於酒吧銷售的一些事情,不惜出賣自己的靈魂,只為讓客戶多開幾瓶酒,增加一些業績。

那個男銷售也說了,她是銷售組的組長,沒點本事怎麼在這種燈紅酒綠的地方當銷售組長?

可惜了,真的可惜了。

其實男銷售還有一層意思,就是說靳璐是他們紅色薔薇的頭牌。

「鄭少,我是靳璐,您叫我雙雙就行。」

「會玩骰子嗎?」鄭謙問。

「會。」

「玩得好嗎?」

「還可以。」

「那來幫我玩吧。」

「再上一套大神龍,刷卡。」

【花費88888元,系統返現888880元,已到賬。】

這一次系統的返現倒是到賬了。

全場的音樂再次戛然而止,乾冰產生的霧霾也比剛剛要濃郁的多,聚光燈打在鄭謙卡座上,足足停留了半分鐘的時間。

那位銷售臉上藏匿不住的激動,今晚可真是大單啊!

他甚至用話筒在全場喊了一句:「65號卡座鄭少,再上大神龍一套!」

牌面給的是足足的。

艾青悅,欣欣,安吉拉,陳飛宇,四人面面相覷。

鄭謙這是得多有錢啊?

一晚上,連點一套大神龍,一套小神龍,這已經花費了十幾萬了。

自己喝不了了,甚至又點了一套大神龍,在酒吧喊了個妹子替她喝。

有錢也不能這麼花吧?

之前喊鄭少,只不過是客氣一下。

現在,真的得喊他鄭少了。

除了富二代,哪有人能這麼花錢啊?

秦雪莉對此,內心是震撼的。

兩套大神龍,一套小神龍,已經二十來萬了。

鄭謙不會是想透支一波信用卡,然後不還壞賬,直接跳樓吧?

不可能,沒有人會傻到這個地步。

鄭謙是真的中彩票了。

而且中的應該還不小,起碼中了幾百萬吧?

剛剛欣欣和安吉拉,已經盯上鄭謙了,又點一套大神龍,那接下來肯定要正面和她競爭了。

她怎麼早沒看出來呢。

鄭謙要是沒錢,怎麼敢約她出來啊。

早知道,就不喊這三個人了,現在可好,原本是她的男人,現在她還得搶。

「好,鄭少這麼捧我,那我們換個玩法,闖關吧。」靳璐一臉的自信,提出玩單人闖關。

她的氣場很強,面對主場的幾位,一點都不帶怯場的,整個酒吧走到任何一桌,她都能夠將主客順序調換,變成她的主場。

鄭謙也稍稍注意了一下,靳璐對他的好感度,只有10點,這讓他很是意外。

畢竟自己消費這麼多錢,在靳璐的眼裡,只不過是個路人級別的客人,屬實少見。

像艾青悅,欣欣,安吉拉,秦雪莉這類女孩,在如此大手筆的花錢之後,好感度都提升了不少。

可能在靳璐的眼裡,鄭謙就是一個稍微有錢一點的普通客人。

過來陪鄭謙喝酒,只不過是她的工作而已,並沒有其他的念想。

「這位小姐姐先來吧。」靳璐示意她右手邊的秦雪莉。

「我喝不了,不玩。」秦雪莉其實有些生悶氣,拒絕了。

靳璐絲毫沒有在意秦雪莉:「行,那下一位。」

安吉拉一臉的不服氣,來就來唄,誰怕誰啊?

不就長得好看了點,搖骰子雖然也有技術含量,但很多次數拼的是運氣。

「豹子,翻倍。」

「雙六四,請喝吧。」

「雙五三,承讓了。」

兩輪下來,靳璐竟然一把都沒輸,屬實讓鄭謙有點意外,靳璐剛剛說自己玩骰子還可以,這特么是還可以?已經非常強了好嗎?

他玩不過人家,喝不過人家,只能請人來做自己的打手。

上來就贏了兩輪,鄭謙心裏很舒坦。

這就是……鈔能力?

看着剛剛灌他酒的那幾個,此時一臉不服氣的樣子,心裏還是挺舒服的。

「雙三二,八點。」

靳璐少見的搖了一次小點數。

眾人以為,她這把輸定了,肯定要喝酒。

可誰知道,安吉拉搖的比靳璐的點數還小。

「雙二三,七點,請吧。」

安吉拉非常不情願地喝下一杯酒,但她並沒有把骰子遞交給下一位:「就差一點,我不服,再來。」

「對不起,下一輪吧。」

靳璐整個人的氣場非常強,完全不虛安吉拉。

輸了就是輸了,不服氣的話,下一輪再和我搖骰子。

酒吧里,她似乎就像是女王。

鄭謙對她隱隱有一些興趣了。

「不錯,玩得挺好,我怎麼捧場才算你的業績?」鄭謙叫停了一下。

「鄭少,您點酒就可以了。」

「好,再上一套大神龍。」

「刷卡。」

【花費88888元,系統返現888880元,已到賬。】

這一次,鄭謙是為靳璐花錢,所以系統也有返現。

「好,謝謝鄭少捧場。」靳璐甜甜地對鄭謙笑了一下,讓他心花怒放。

他主要是想觀察一下,靳璐對他好感度,會有什麼波動。

但除了一句謝謝以外,靳璐對他的好感度,仍然停留在10點,連點波動都沒有。

這就讓鄭謙非常意外了。

他想着,一套大神龍捧場,怎麼著也能提高几點吧。

誰曾想,連一點都沒有!

這個女人有點意思。

鄭謙對她的興趣更濃了。

她有沒有可能是個淸倌兒?

那甜甜的一笑,簡直拴住了鄭謙的心,可靳璐對他的好感度沒有任何變化。

現在幾乎上能夠篤定,靳璐不是一位能用錢,拿下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