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神豪十倍返現後,我身價億億鄭謙 第7章_銳達小說
◈ 第6章

第7章

「哦哦,這樣呀,怪不得呢。」

「給莉莉買這麼多禮物,都不捨得給自己買一件衣服,你真是個好人。」

「莉莉,碰到這樣的男人,你可要好好的珍惜呀!」

這些話雖然看似是在讓秦雪莉珍惜,但欣欣和安吉拉說的非常陰陽怪氣,說的全都是反話。

秦雪莉有點急了。

讓你們來,是幫她擋酒的,現在反而將她的軍?

有這樣的閨蜜嗎?

果然,閨蜜都是塑料做的。

看見好男人,還管什麼閨蜜不閨蜜。

現在雖然不是明搶,但也和明搶沒兩樣了。

秦雪莉在逛街的時候,也跟鄭謙說過,給她買了這麼多東西,她挺不好意思的,準備給鄭謙買一身像樣的衣服,但無奈鄭謙不要啊,很堅決的拒絕了她,她能怎麼辦?

總不能上杆子送吧,那樣也不好。

可現在,人家用這事兒,來將她的軍。

「哎呀,我對穿着沒有什麼要求。」

「況且,莉莉說要給我買一身來着,你們別看我的衣服比較破,但穿着非常舒服。」

「莉莉,你要不陪我上去蹦一會?」

鄭謙哪看不出來,這欣欣和安吉拉是怎麼個想法。

不過,鄭謙對此這兩個人並沒有什麼好感,主動幫秦雪莉解圍。

【好感度+10】

秦雪莉對他的好感度,立馬就竄上去10點。

「好。」兩人起身,進入舞池。

秦雪莉雖然不是經常來,但來酒吧,夜店這種地方的次數也不少,各種蹦迪姿勢不能說嫻熟吧,但基本上都會。

但她在鄭謙的面前,得裝成一副很少蹦迪,不太熟練的樣子。

「怎麼樣,還能喝嗎?」鄭謙一邊學着別人的樣子搖擺,一邊問。

如果秦雪莉還能喝,那一會就讓那個銷售再上一套大神龍。

「嗯……你如果不盡興的話,我就陪你喝嘛。」

「好。」

鄭謙做夢也不敢想,秦雪莉會對他說出這種話。

在平常,秦雪莉可是極其高冷的女生,只有高富帥,才能夠解凍她臉上的冰霜,像他這樣的屌絲,雖然不至於不理會吧,但也就是個路人級別的,除了工作沒有什麼交集。

現在卻像一隻乖巧的小貓咪一樣,說如果自己喝的不盡興,那她就陪自己喝。

這話什麼意思?

就算她酒量到了,不能喝了,可為了陪自己,也要喝下去。

這難道就是有錢人的快樂?

換作之前的鄭謙,壓根想像不到啊!

「出汗了,下去歇一會。」

「嗯。」

兩人回去的時候,鄭謙卻看到,有一個陌生的男人,坐進了卡座。

他眉毛修的整整齊齊,臉上還化了妝,把顴骨顯的高高的,整得有點小帥。

這個男人坐的距離和原先他的位置差不多,手裡拿着酒杯,和安吉拉正說著悄悄話,兩人眼神迷離,要是再近一點直接親上了。

這就讓鄭謙很不爽了。

你麻痹,你連一聲招呼都不打,就喝我的酒,還坐在我的位置上,甚至泡我的妞,什麼意思啊?

鄭謙有點氣憤。

雖然他對安吉拉沒什麼感覺,安吉拉也不是他的妞,但卡座是鄭謙訂的,酒是鄭謙買的,人是鄭謙帶進來的。

這是完全沒把他放在眼裡啊。

如果一個人沒把你放在眼裡,那就會做出各種冒犯你的舉動。

除了那個男人以外,其實鄭謙自己也有一小部分原因。

即便他現在有錢了,也沒有那種能夠鎮住自己場子的氣勢。

所以他決定強勢一點。

秦雪莉也注意到了卡座安吉拉和那個男人的情況。

她偷偷的看了一眼鄭謙的臉,想知道他會怎麼做。

只見,鄭謙只是眯了眯眼,臉上平靜如水。

這就讓秦雪莉有點驚訝了。

卡座上,欣欣與鄭謙對視了一眼,連忙掐了一下安吉拉的腰。

安吉拉也意識到有些不對,連忙就和男人分開了。

這時候,鄭謙才帶着秦雪莉走了回去。

「這位是?」鄭謙問。

「啊,這位是我朋友,陳飛宇,沒想到在這兒遇上了,就拉他過來喝了一杯。」安吉拉為鄭謙介紹道,還順便辯解了一波。

「這位一定是鄭少吧,我叫陳飛宇。」陳飛宇連忙從卡座上起身,主動降低姿態,向鄭謙介紹自己。

畢竟,他剛剛做的事情,確實有些不妥,就是不知道有沒有被鄭謙給看到,還是謙卑一點好。

「朋友啊,那快坐吧。」鄭謙坐回最主位。

他把銷售喊了過來:「再給我上一套小神龍。」

刷完卡之後,並沒有系統返現,畢竟不是為女人花錢。

小神龍上來,沒有乾冰煙霧,音樂也沒有停止,只有打了三秒的聚光燈。

秦雪莉其實是有點意外的。

換作是其他人,可能早就罵罵咧咧地上去,把那個男人收拾一頓,或者趕走了。

之前在公司里,鄭謙就是一個老實巴交的人,說成唯唯諾諾也不為過。

他竟然有這種魄力和氣量?

沒有趕人,沒有打人,反而還給陳飛宇點了一套38888的小神龍套。

鄭謙的表現在她看來,格外的亮眼。

「啊,沒想到鄭少這麼看得起我啊,我必須要敬鄭少。」

陳飛宇舉起酒杯敬鄭謙酒,連干三杯。

「一個人來的嗎?」

「嗯,一個人,剛來。」

「那正好,坐下吧,跟我們一塊喝。」

「鄭少威武啊!那小弟就恭敬不如從命,蹭您的局了。」

陳飛宇誰都沒有挨着,坐在最邊緣的位置上。

他不知道鄭謙是什麼來頭,哪敢得罪。

但有一點陳飛宇知道,鄭謙一定比他有錢。

接下來,還是玩骰子。

喝了幾杯之後,鄭謙就問了一句:「飛宇。」

「嗯?」

「你和安吉拉是什麼關係啊?」

陳飛宇心頭一緊,臉色微變。

安吉拉也皺了皺眉。

這個問題,多多少少關係到**,直接問這種問題,確實有點太冒犯了。

但陳飛宇也不敢不答。

「嗯……我之前是做短視頻運營的,勉強算是安吉拉的上司吧,她是我挖過來的。」

「這樣啊……」鄭謙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緊接着,鄭謙又發問。

「那你有沒有潛規則過安吉拉?」

這句話要是大家關係平等,說出來十有八九會挨揍,搞不好會被一杯酒潑在臉上。

所有人都皺緊了眉頭,但誰也不敢動怒。

「這個沒有,我和安吉拉只不過是普通上下級,雖然她現在不在我手下了,我們也是正常的朋友關係,絕對不是鄭少您想像的那樣的。」陳飛宇連忙擺了擺手,解釋道。

鄭謙能從他表情上看出來,顯然是說謊的,否則怎麼可能回答這麼長時間,還結結巴巴的。

「那其他妹子呢?」

「也沒有啊……」陳飛宇滿頭大汗。

「哦。」

鄭謙心裏很爽。

這比直接讓保安揍陳飛宇一頓,爽多了。

酒桌上,有不喝酒的男人,我讓你喝酒,你硬着頭皮也得喝。

飯局上,我讓妹子給我跳舞助助興,你即便千般無奈,萬般不願,也得硬着頭皮給我跳。

冒犯別人,也是權力的一種體現。

沒錢你試試,碰上個暴脾氣的,當場翻臉,酒瓶爆頭,都是正常事兒。

這兩個人,現在應該都很恨鄭謙,但臉上仍然得對鄭謙笑嘻嘻的,鄭謙端起酒杯,陳飛宇和安吉拉還得笑眯眯地陪着。

沒錢你試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