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鄭謙從兜里掏出一張看上去破破爛爛,一看就是經常插入ATM機器,滿是歲月痕迹的銀行卡。

銷售在驚愕了一下之後,還是拿機器過來,刷了卡。

【花費88888,系統返現888880,已到賬。】

看到十倍返現之後,鄭謙心裏更加沉穩了,果然這個地方沒有白來,消費了一筆就八十八萬到賬。

換作之前,別說八萬八了,讓鄭謙開一瓶八十塊錢的酒,他都要肉疼一陣。

至於現在,不用管啊,花多少,十倍返現多少。

鄭謙尋思今天晚上看能不能多開幾套神龍套,明天直接全款買一棟別墅給自己。

人家刷個神龍套,連眼都不眨一下,怎麼可能是凱子?虧他還剛剛想要幫鄭謙省點錢,推薦了一些便宜的酒。

事實證明,如果鄭謙沒錢,是不可能聚攏四個這樣質量的妹子陪在身邊的。

是他看走眼了。

「哥,您稍微等一會,我馬上就去幫您安排!」

秦雪莉此時終於注意到了,鄭謙刷的卡,並不是信用卡。

而是儲蓄卡!

逛街,吃飯,加上剛剛刷的神龍套,鄭謙已經花了十萬塊出去。

如果是小額度的信用卡,為了在妹子面前裝一下,可以套出來放在儲蓄卡里,然後消費的時候拿出來,證明一下刷的是儲蓄卡。

除非……鄭謙同時辦了好多張信用卡。

但這種報復性消費的幾率不會太高,因為就算他同時辦了很多張信用卡,也不可能有這種大手筆的消費。

大神龍,88888,說到底只不過是幾瓶酒而已,可不像是鄭謙能辦出來的事兒啊。

只有一種可能性比較高的。

那就是鄭謙發了一筆橫財,而且是一大筆。

很有可能是在被前女友甩了之後,心灰意冷,去買了一張彩票,然後中獎了!

艾青悅,欣欣,安吉拉在看到鄭謙把卡一揮,刷了一套大神龍之後,美眸中又多了一抹異彩。

這個男人,好像也不是想像中的那麼挫?

他刷卡的時候,還是很帥的!

三人雖然也經常來這種酒吧,但真正願意開大神龍的,寥寥無幾,除非是那種真正有錢的人,神龍套一晚上能開三四次。

就連安吉拉,也才喝過兩次小神龍。

一坐下就來一套大神龍,手筆大氣!

秦雪莉很顯然注意到了三位閨蜜臉上的變化,下意識地靠的鄭謙更近了一些,挽住了他的手臂,在他人看來兩人就像是熱戀中的小情侶一樣。

鄭謙則是心頭一緊,秦雪莉怎麼主動靠了過來,還靠的這麼近?

看了一眼她的其他三個閨蜜,鄭謙就懂了。

三人好感度全都上升了一波。

艾青悅【好感度+20】

欣欣【初始5點,好感度+20,當前好感度25】

安吉拉【初始5點,好感度+25,當前好感度30】

叮叮叮~

音樂戛然而止。

乾冰濃霧逐漸開始釋放。

全場的聚光燈,打在鄭謙的卡座上。

神龍套被幾個穿着清涼的美女,扭動着身體送上卡座。

只見那位銷售悄悄地叫了兩個魁梧的保安,守在鄭謙卡座的旁邊,隨時隨地保護他的安全。

銷售也站在卡座的最邊緣,隨時聽從鄭謙的吩咐。

對此,鄭謙心中只有兩個字:牌面!

太有排場了!

經常混跡紅色薔薇的一些鶯鶯燕燕見了這一幕,覺得鄭謙是一個生面孔,甚至有一種想要到卡座搭訕的衝動。

鄭謙,妥妥的有錢人!

但是當她們看到在鄭謙的身旁坐着四個女孩之後,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果然,有錢人都是稀缺資源,人家是帶來妹子過來的。

咦?安吉拉也在?

那種貨色也能傍上這種大款?

一些鶯鶯燕燕,對於安吉拉特別不服氣。

但她們也沒有任何辦法。

畢竟人家先入為主,這時候過去,鄭謙看不看得上她們另說,倒是會和安吉拉她們扯起來頭髮。

「玩骰子?」欣欣率先提出。

她們幾個當中除了秦雪莉,都是玩骰子的高手,想要灌人酒,實在太簡單了。

「行啊,我無所謂。」鄭謙擺擺手。

幾人開始玩骰子。

這玩意雖然運氣佔大部分,但也是存在技術含量的。

就像是鄭謙,他從來沒有來過這種地方,骰子也是隨便搖一下,或者搖很長時間,但最終輸多贏少,接連被灌了幾杯。

就連一向不喝酒的秦雪莉,也幹了三杯酒下去。

鄭謙覺得,這八萬八的酒,好像也就這樣?還沒有普通的麥芽威士忌好喝。

這八萬八,酒錢應該只佔一小部分,實際上酒吧賣的是剛剛那個排場。

聚光,乾冰,美女,讓所有人的目光都暫時性地聚焦在你的身上,賣的是虛榮心。

雖然他不怎麼虛榮,但是……他身邊的女人虛榮啊。

看這一個個的,高興地跟什麼一樣。

幾圈下來,眾人的話匣子也被打開了。

安吉拉詢問道:「莉莉,你們兩個什麼時候開始交往的呀,我上周還看你是單身呢。」

糟了。

秦雪莉暗叫不妙。

安吉拉的話裡有話啊。

她不知道該怎麼說,剛剛在紅色薔薇門口碰面的時候,她就一副不置可否的態度,糊弄了過去。

是說她們在交往呢,還是說沒有在交往?

秦雪莉如果說,她和鄭謙沒有交往,那麼這三個閨蜜,很有可能就此從她身邊,把鄭謙給搶走。

她在猶豫,要不要在閨蜜面前宣布一下關於主權問題,畢竟是她介紹的局,鄭謙也是她帶過來的。

「你們可能誤會了,我和莉莉沒有在交往,只不過是同事而已,加完班出來放鬆一下的。」

「哦哦,原來是這樣啊。」

三人對於鄭謙的話,自然是不太相信的。

沒有交往就給人家花這麼多錢,最起碼也是對秦雪莉有意思吧。

秦雪莉則是心中無語。

你說一句你正在追我能死啊!

狗男人,情商也太低了吧!

鄭謙則是不在意她們的想法,他沒有打算追其中任何一個人,秦雪莉只不過是他用來刷錢的工具人罷了。

至於是不是對秦雪莉有意思,那當然是有意思的,對她本人並沒有什麼感情上的意思,也不想追她。

只不過鄭謙,是饞秦雪莉的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