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這條消息的暗示性,更加的明顯了。

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出來這條消息是什麼意思。

「想讓我去找她?」

鄭謙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發了一個「晚安」,就沒有再回秦雪莉的消息。

……

香格里拉酒店。

秦雪莉洗完澡,一邊用浴巾擦着濕漉漉的頭髮,一邊刷新着手機。

期間,她一直在等鄭謙的敲門聲,可當秦雪莉看到鄭謙發來的消息之後,心裏很不是滋味兒。

就兩個字,晚安?

她都這樣暗示鄭謙了,他難道就不懂嗎?難道就不明白她是什麼意思嗎?

意思是,今晚你可以過來睡啊!

香格里拉9694號房間,你過來找我啊!

你約我逛街,不就是想睡我嗎?

現在,我省略了中間無數個過程,給你這個機會,讓你得逞。

你竟然,只發一條晚安?

什麼意思?

變相的拒絕了她。

秦雪莉真的有點搞不懂鄭謙這個男人了。

今天晚上他的一些做法,都不像是之前她認識的鄭謙,能夠做出來的事情。

她想不通,鄭謙怎麼突然變得這麼有錢。

她有些後悔。

當初在商場的時候,即便鄭謙拒絕要她買衣服,她也要堅持下來,幾百塊錢她當時為什麼就沒有捨得花出去?

直到後來,進入酒吧,隨手就花了二十幾萬喝酒,她就明白事情不是那麼簡單了。

鄭謙人比較老實,還比較慫,在她看來,就是那種沒有主見,可以被她拿捏的很死的男人。

她可以利用鄭謙對她的喜歡,好感,為所欲為,任着她的性子做任何事情。

秦雪莉參加工作三年,也玩累了,如果和鄭謙發展的順利,加上他手裡還變得有了點錢的話,能夠滿足她的物質生活的話,還是一個不錯的結婚對象。

但一個好好的男人,被她給弄丟了。

現在已經凌晨兩點多鐘,她不知道鄭謙是被自己那三個閨蜜哪一個給帶走了。

還是說,那個後來居上者,靳璐?

秦雪莉覺得,後者的可能性比較大一些吧……

她越想越煩,到後來乾脆就不想了,直接把手機扔在一邊,把頭鑽進了被子。

……

鄭謙此時也收到了靳璐發來的消息。

「剛忙完,鄭少睡了嗎?」

「沒有。」

「您現在在哪?」

「路上瞎溜達,醒醒酒。」

「發個定位。」

鄭謙把定位發過去,十分鐘之後,一輛電動車緩緩開了過來,停在了他的身邊。

「上車。」

「你就開這個接我啊?」

「開車不喝酒,喝酒不開車。」

鄭謙點點頭,她說的好像很有道理,酒後駕車的危險性和事故性都是非常高的。

靳璐穿着的是運動背心,柳腰堪握,坐在后座上,能看到腰露出一截白皙的肌膚。

鄭謙有種想要上手捏一把的衝動。

兩人來到一家飯店,整條街只有這家在營業,客人還不少,生意很好的樣子。

「老闆,一份韭菜炒雞蛋,一份紅棗燉生蚝,一份甲魚煮牛肉,再來一份腌山藥。」

好傢夥,這幾樣菜,全是強腎的吧。

今晚是怕鄭謙不行?

「為什麼請我吃飯?」鄭謙拋出了心中的疑問。

「看你有錢,想跟你認識一下。」靳璐絲毫不避諱,直爽地把心中的想法說了出來。

不像是假話。

但鄭謙以為,靳璐是那種金錢砸不下來的女人。

至少,用常規追女孩的方法,追不到。

鄭謙和大多數人一樣,對於夜店女並沒有什麼好感。

雖然我抽煙喝酒紋身泡酒吧喜歡蹦迪,但我是個好女孩。

這種話如果跟鄭謙說,他一個字都不會信。

但是,靳璐除外。

從那一套大神龍砸下去,靳璐的好感度沒有任何上漲,鄭謙就被她給驚艷到了。

他敢保證,靳璐並非是欣欣,安吉拉之流的夜店女。

「能在紅色薔薇玩的,哪個不是有錢的?」鄭謙的潛台詞是,為什麼偏偏是他?

「你更有錢唄,哈哈哈。」靳璐笑道,笑的很自然。

鄭謙對於這個回答,倒是沒辦法反駁。

隨手在紅色薔薇消費二十幾萬,千萬身家的老闆也不敢這麼消費。

靳璐現在跟他說,看他有錢才想跟他認識一下,鄭謙不知道是相信好,還是不相信的好。

還是說,她在廣撒網,多斂魚?

在餐館老闆上菜的時候,鄭謙靈機一動,攔住了他。

「老闆,她是不是經常請男人來這裡吃飯啊?」

老闆愣了一愣,隨即看向靳璐。

靳璐也愣了一愣,她沒有想到鄭謙會這麼問。

她對餐館老闆擺了擺手:「你先走吧。」

餐館老闆直溜溜地走了。

靳璐從餐桌對面起身,坐到了鄭謙的身邊。

「你是不是覺得,我在夜店陪客戶喝酒,就是那種比較臟,比較隨便,還很拜金的女人?」

鄭謙沉默了一會:「我倒還真沒有這麼覺得,只是好奇而已。」

他剛剛其實已經做好了,被潑一臉開水的準備。

靳璐伸出一根蔥蔥玉指,將鄭謙的下巴抬了起來。

「你好奇是么?」

鄭謙現在只能被迫仰着頭,連續點了三下頭。

緊接着,靳璐湊到了鄭謙的耳邊,悄聲道:

「那你今天晚上跟我回家。」

「長夜漫漫……我講給你聽。」

說話的時候,還有熱氣。

鄭謙小腹突然就燃起一陣邪火。

啊這……

這麼直接的嗎?

比秦雪莉還直接啊。

好。

鄭謙越來越喜歡她了。

但她頭上的好感度,卻有點讓鄭謙開始懷疑係統是不是出錯了。

【當前好感度:10點】

她的笑,她的勾引,她的暗示,在鄭謙眼裡,看起來那麼自然。

這是裝出來的么?

不像。

但好感度一點都不變,只能說明靳璐的段位非常高非常高。

要是沒經歷過幾十個男人,怎麼可能有這種心性和境界。

「那要不現在就去唄?」鄭謙有點難耐。

「你怎麼這麼猴兒急啊,總得先填飽肚子吧,餓着肚子怎麼辦啊?」靳璐笑道。

鄭謙確實猴兒急了。

幾道菜上來,鄭謙也不管肚子餓不餓,猛吃猛塞……

靳璐說的有道理,反正都決定要去她家過夜,也不差吃飯這麼一會兒。

再怎麼說,把這幾道強腎的菜給吃了,晚上才有更強的精力辦事兒啊。